中国白酒文化传说

約一千年前的宋代,中國人發(fā)明了蒸餾法,從此,白酒成為中國人飲用的主要酒類(lèi)。下面是學(xué)習啦小編為大家整理的中國白酒文化的相關(guān)資料,歡迎大家閱讀。

白酒的歷史

中國文化講究“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”,酒就是糧食的魂魄,其中凝聚著(zhù)多少中國人對生活的態(tài)度。祭祀大典上,中國人都會(huì )用一杯一杯的美酒祭告天地,酒成了中國人對信仰的一種禮贊。如果說(shuō)西方的酒神文化是以果酒輕盈的香氣和飽滿(mǎn)的熱情祭拜天神,那么中國的糧食酒就是以這樣一種深沉、透徹的魂魄去回饋大地。在今天這種都市化的進(jìn)程里,真正追本溯源,按照一年節序如流,讓春夏秋冬從生命中穿過(guò)的生活方式越來(lái)越少。我仍然喜歡中國人說(shuō)“沐春風(fēng)而思飛揚,臨秋云而思浩蕩”。春秋往復能不能夠找到一個(gè)載體呢?中國白酒為什么能夠百年飄香?我想是因為白酒飽含著(zhù)中國人對自然的敬畏??茖W(xué)是一把雙刃劍,在給我們帶來(lái)便利的同時(shí),也很容易讓人因為依賴(lài)技術(shù)而輕易狂妄。中國白酒對于四時(shí)節序的嚴格遵守讓其一直保持著(zhù)“中國味道”。

白酒是伴隨中國人一生的儀式

葡萄酒的文化和白酒的文化是不同的,白酒幾乎伴隨了中國人一生的成長(cháng)。家里小孩出生要喝滿(mǎn)月酒,孩子長(cháng)大周歲也要喝酒,孩子出去趕考的時(shí)候、大婚的時(shí)候……這一生要喝多少次酒?一生如此,一年亦是如此。春節到來(lái)的時(shí)候要喝屠蘇酒,陽(yáng)春、清明登高時(shí)也會(huì )喝酒,端午節要喝雄黃酒,中秋節要喝桂花酒,到了重陽(yáng)節也要“把酒臨風(fēng)”。一年一生,中國人是離不開(kāi)酒漿的。

白酒是一面關(guān)照人性的鏡子

《說(shuō)文解字》上說(shuō)得好,“酒”是一個(gè)轉音字,轉自“遷就”的“就”,“酒者,就也,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?!币簿褪钦f(shuō),我們很難單純地說(shuō)酒是個(gè)好東西,還是個(gè)壞東西,要看什么人來(lái)喝它。一個(gè)真正的豪邁俠義之人,他喝酒,“三杯吐然諾,五岳倒為輕”。那種忠肝赤膽,讓酒越喝越好;但是一個(gè)小人,諂媚,勾心斗角,那么酒就有可能越喝越壞,甚至在中國古代政治的紛爭中,用來(lái)毒殺人的也是鴆酒。

所以在今天,我們擁有這么多的酒,是否應該回頭映照一下自己的性情?不要忘了許慎的那句話(huà):“酒者,就也。所以就人性之善惡也?!苯裉炜梢赃x擇的空間多了,但是,人的性情還會(huì )跟酒去融合嗎?我們真的由酒去點(diǎn)燃我們之間的信任、人與人之間的敬重,讓中國人的氣質(zhì)在酒香中發(fā)揮得更好嗎?

白酒是流淌在中國人血液中的詩(shī)情

《酒是點(diǎn)燃詩(shī)情的引子。從當年的曹孟德“橫槊賦詩(shī)”,“慨當以慷,憂(yōu)思難忘,何以解憂(yōu),唯有杜康”,那杯酒就擺在我們千古的夢(mèng)想和詩(shī)情里。

我們都曾經(jīng)跟著(zhù)陶淵明去喝他田園里淡薄的酒,“既耕亦已種,時(shí)還讀我書(shū)”,“歡言酌春酒,摘我園中蔬”。這是一種回歸了恬淡的酒,他在酒中怡然自若。

我們也曾經(jīng)跟著(zhù)李太白喝他豪邁的酒?!叭松h忽百年內,且須酣暢萬(wàn)古情”。他說(shuō)他自己無(wú)非是“長(cháng)劍一杯酒,男兒方寸心”。李太白邀約千古明月,“今人不見(jiàn)古時(shí)月,今月曾經(jīng)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 唯愿當歌對酒時(shí),月光長(cháng)照金樽里”。今天我們的樽中不缺酒了,但是缺月光。我們仍然缺一段月光相映的詩(shī)情。

到了蘇東坡。他曾經(jīng)“舉杯邀明月”,他曾經(jīng)“把酒問(wèn)青天”,他曾經(jīng)“一杯還酹江月”去感慨歷史的滄桑。這些酒喝到今天,應該說(shuō),在一個(gè)極致繁華的物質(zhì)時(shí)代里,我們除了更多酒的分類(lèi)、酒的包裝、酒的價(jià)格,還應該再問(wèn)一問(wèn):酒里還有中國人的詩(shī)意嗎?我們還是那個(gè)爛漫飛揚的民族嗎?我們還有一把熱熱的血性來(lái)對抗今天世道的冷漠嗎?我們在喝酒的時(shí)候,能不能讓這個(gè)千年盛筵,讓那些詩(shī)人的魂魄再回到我們的生命中呢?

中國白酒的現狀

(一)、產(chǎn)生與發(fā)展

在古代,像倉頡造字一樣,往往將釀酒的起源歸于某人的發(fā)明。對于這些觀(guān)點(diǎn),宋代《酒譜》曾提出過(guò)質(zhì)疑,認為“皆不足以考據,而多其贅說(shuō)也”。雖然如此,但作為一種文化認同,它還是反映了廣大人民對酒的認識,這里簡(jiǎn)要做一下介紹:

1、儀狄釀酒

《戰國策·魏策》二載:“昔者帝女儀狄作酒而美,進(jìn)之禹,禹飲而甘之,遂疏儀狄,絕旨酒。曰:‘后世必有以酒亡國’者?!边@則傳說(shuō),可能是后人杜撰的,但它至少表明早在中國歷史的傳說(shuō)時(shí)代已有酒產(chǎn)生。

2、杜康釀酒

民間還傳說(shuō)夏代的杜康,是造酒業(yè)的鼻祖。東漢《說(shuō)文解字》中解釋“酒”字的條目中有:“杜康作秫酒?!薄妒辣尽芬灿型瑯拥恼f(shuō)法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中有“何以解憂(yōu),惟有杜康”的名句??梢?jiàn)當時(shí)的杜康酒按現代詞的表述已屬名優(yōu)產(chǎn)品了。

3、釀酒始于黃帝時(shí)期

另一種傳說(shuō)則表明在黃帝時(shí)代人們就已開(kāi)始釀酒。漢代成書(shū)的《 黃帝內經(jīng)· 素問(wèn)》中記載了黃帝與歧伯討論釀酒的情景,《黃帝內經(jīng)》中還提到一種古老的酒---醴酪,即用動(dòng)物的乳汁釀成的甜酒。

4、酒與天地同時(shí)

更帶有神話(huà)色彩的說(shuō)法是祖先有酒是天上“酒仙”所造,“其與天地并矣”,于是就有了酒旗星的說(shuō)法。該說(shuō)法最早見(jiàn)于《周禮》一書(shū),后在《晉書(shū)》中有詳細的記述:“軒轅石角南三星曰酒旗,酒官之旗也,主宴飲食?!?/p>

這些傳說(shuō)盡管各不相同,大致說(shuō)明釀酒早在夏朝或者夏朝以前就存在了,而這一點(diǎn)已被考古學(xué)家所證實(shí)。

現代考古科學(xué)證實(shí),酒是一種天然產(chǎn)物,先于人類(lèi)存在。而人類(lèi)開(kāi)始釀酒大致在農耕出現前后?,F存最古老的酒是在河南省舞陽(yáng)縣賈湖遺址出土的酒,距今約九千年。無(wú)論從哪方面來(lái)看,中國人和酒打交道的時(shí)間都不會(huì )太短。

(二)、白酒與政治

作為一種神奇的飲料,白酒在中國政治文化中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從白酒產(chǎn)生時(shí)“禹疏儀狄而絕旨酒”,到夏桀、商紂王因過(guò)度嗜酒而亡國,再到楚漢相爭時(shí)的鴻門(mén)宴,光武帝劉秀賒酒旗起義,曹操青梅煮酒論英雄,宋太祖杯酒釋兵權,乾隆年間的千叟宴,酒都在其中充當了媒介

酒作為政治飲料,是從中國儒家學(xué)說(shuō)的禮治思想直接生發(fā)出來(lái)的。禮必須貫徹政治實(shí)踐中去,而國家政權是靠?jì)墒謥?lái)維持的,即文的一手和武的一手。

《左傳·成公十三年》有云:“國之大事,在祀與戎”。在中國古代,祭祀是君王向臣民推行禮治的示范,也是臣民向代表上天意旨來(lái)治理百姓的帝王表示虔誠和崇拜的一種方式。在祭祀奠儀中體現出來(lái)的上下尊卑的等級名分,臣民必須恪守不渝。南宋詞人劉克莊的“天下英雄,使君與操,余子誰(shuí)堪共酒杯”,別的人都沒(méi)有資格同劉備與曹操同桌碰杯,政治等級何其森嚴。直到今天,此等現象,還在自覺(jué)不自覺(jué)地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。酒宴席位的尊卑有別,仍然是以禮為核心的。

盡管歷史上也有不少因縱酒而誤國的事例,但酒文化作為政治文化的作用是不容忽視的,皇帝賜御酒犒賞出征將士以激勵他們英勇作戰;賜酒予文官以鼓勵其秉公勤政;酒食款待異國使節以敦促兩國修好,這些沒(méi)有酒都是不行的。

直到現代,每逢重要節日,重要慶典,中央仍會(huì )舉辦各種各樣的酒會(huì )來(lái)招待外賓、表彰先進(jìn)、溝通感情、消除誤會(huì ),周恩來(lái)就是當代一個(gè)白酒運用的大師。

(三)、白酒與經(jīng)濟

作為一種高附加值的商品,白酒生產(chǎn)企業(yè)與社會(huì )上其它行業(yè)有千絲萬(wàn)縷的聯(lián)系,消費面也很廣,上到皇帝百官,下到普通百姓,都離不開(kāi)酒。所以在古代,開(kāi)酒坊便預示著(zhù)滾滾財源。南宋時(shí)期,趙構皇帝避金南退至紹興,為支付其龐大的費用開(kāi)支,就大力扶植紹興酒的生產(chǎn)發(fā)展,才使之有了“越地無(wú)處不酒家”“城中酒壚千百所”之寫(xiě)照。

另一方面,釀酒的原料主要是糧食,它是關(guān)系到國計民生的重要物質(zhì)。由于釀酒一般獲利甚豐,在歷史上常常發(fā)生釀酒大戶(hù)大量采購糧食用于釀酒,與民爭食,當釀酒原料與口糧發(fā)生沖突時(shí),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,國家都會(huì )實(shí)施強有力的行政手段加以干預。

同時(shí)在在古代,在社會(huì )上能夠開(kāi)辦酒坊釀酒的人戶(hù)往往是富商巨賈,釀酒業(yè)的開(kāi)辦,給他們帶來(lái)了滾滾財源,財富的過(guò)分集中,對國家來(lái)說(shuō)也是不利的。所以國家經(jīng)常會(huì )行政手段來(lái)干預財富的過(guò)度集中。酒政的頻繁變動(dòng),實(shí)際上是對酒利的爭奪。

再加上酒本身能使人上癮,飲多容易使人喪失判斷力,惹事生非,所以人們又將其作為引起禍亂的根源。

酒在經(jīng)濟發(fā)展中起到正負兩方面的作用,使得國家對酒業(yè)的管理也基本上在禁酒,榷酒和稅酒之間變來(lái)變去。

(四)、白酒與文化

酒,作為一種特殊的商品,在人類(lèi)文化的歷史長(cháng)河中,它已不僅僅是一種客觀(guān)的物質(zhì)存在,而是一種文化象征,即酒神精神的象征。

在中國,酒神精神以道家哲學(xué)為源頭。莊周主張,物我合一,天人合一,齊一生死。莊周高唱絕對自由之歌,倡導“乘物而游”、“游乎四海之外”、“無(wú)何有之鄉”。莊子寧愿做自由的在爛泥塘里搖頭擺尾的烏龜,而不做受人束縛的昂頭闊步的千里馬。追求絕對自由、忘卻生死利祿及榮辱,是中國酒神精神的精髓所在.

在文學(xué)藝術(shù)的王國中,因醉酒而獲得藝術(shù)的自由狀態(tài),這是古老中國的藝術(shù)家解脫束縛獲得藝術(shù)創(chuàng )造力的重要途徑。歷代詩(shī)人墨客飲酒欲詩(shī),賦詩(shī)思酒,詩(shī)中有酒,酒中出詩(shī),李太白“舉杯邀明月”,蘇東坡“把酒問(wèn)青天”,杜子美“說(shuō)詩(shī)能累夜,醉酒或連朝”,毛澤東“把酒酹滔滔,心潮逐浪高”的著(zhù)名詩(shī)句,都充分表明酒是詩(shī)人想象的翅膀。

不僅是詩(shī),在繪畫(huà)和書(shū)法中,酒神更是活潑萬(wàn)端。清朝時(shí),鄭板橋的字畫(huà)不能輕易得到,于是求者拿狗肉與美酒款待,在鄭板橋的醉意中求字畫(huà)者即可如愿。鄭板橋也知道求畫(huà)者的把戲,但他耐不住美酒狗肉的誘惑,只好寫(xiě)詩(shī)自嘲:“看月不妨人去盡,對月只恨酒來(lái)遲。笑他縑素求書(shū)輩,又要先生爛醉時(shí)?!碧瞥?huà)圣吳道子,作畫(huà)前必酣飲大醉方可動(dòng)筆,醉后為畫(huà),揮毫立就?!霸募摇敝械狞S公望也是“酒不醉,不能畫(huà)”?!皶?shū)圣”王羲之醉時(shí)揮毫而作《蘭亭序》,“遒媚勁健,絕代所無(wú)”,而至酒醒時(shí)“更書(shū)數十本,終不能及之”。懷素酒醉潑墨,方留其神鬼皆驚的《自敘帖》。草圣張旭“每大醉,呼叫狂走,乃下筆”,于是有其“揮毫落紙如云煙”的《古詩(shī)四帖》。

可以說(shuō),沒(méi)有酒就沒(méi)有中國文化的靈氣,沒(méi)有酒,就沒(méi)有中國文化的大氣,酒成了中國人溝通神與我之間,達到物我兩忘的媒介。